钟南山:欧美一些国家“封城”措施不奏效,因为不是真正封城


包鸣的工作地点,就在位于库比蒂诺的苹果总部Apple Park。过去的三周里,他也目睹了这里从人声鼎沸逐渐变得门可罗雀。一开始,公司并没有强制员工居家办公,只是说可以居家办公了。但从上周三开始,他们部门已经开始要求,非要来公司办公的话,需要SVP级别的高管批准——这是直接隶属于CEO库克管理的高管。现在除非是真的需要现场办公的人,才会去公司。

“纯线上的企业受到的影响会小很多,跟实体相关的公司受影响会大些,像Airbnb这样跟线下联系紧密的,受冲击最严重。”曹燕是一家中国互联网巨头在硅谷的HR,因为公司做的是纯线上的业务,在人们禁足时业务反而有所上升。“短期是利好的,但是如果疫情持续下去就不好说了,因为大家的广告预算也会萎缩。”而对于求职者来说,在硅谷,大神永远是手握大把机会的,而其他人的选择就会少很多,当外界环境变化时,就要面临风险和困难的抉择。这也是硅谷生存法则的残酷一面。

疫情影响之下,谷歌全员办公前的场景。

去公司办公需要SVP审批,Apple Park变空了

为保工作飞行40余小时回美,不少公司已冻结招聘

Uber的张正告诉新京报记者,虽然公司的打车业务受到了冲击,但外卖业务却因为禁足获得很大利好。“只要公司还有业务,就是还是需要人来做事情的,所以我们并不焦虑”。张正表示。

疫情中的APPLE park,几乎不再有人出入,十分冷清。

在这之前,包鸣还继续去了公司两周。收到通知邮件的当天,不少人就已经撤了,但基本上还有一半的人在公司办公。接着,因为学校停课等原因,不少同事需要回家带孩子,一周下来,包鸣所在的办公区里的十几个人,就只有一两个人还会来上班。再之后,包鸣就成了唯一的“留守者”。

如今,疫情正在改变加州人们的习惯。在硅谷地区一所高校读研究生的罗琳最近发现,即使是在一般美国人去的超市里,戴口罩的比例也上升到了大约四成,在亚洲超市尤其是中国超市中,则是人人“武装整齐”。曾经,戴着口罩上街会引来异样的目光,但现在人们已经习以为常。

相比之下,线下超市的货物会充足很多,除了卷纸和瓶装水等紧俏商品会有限购,大部分商品都能买得到,而且“没有趁机涨价的现象”。“也许这家超市没有面粉了,那家超市没有牛奶了,但九成以上商品供应还是很充足的。”张正告诉新京报记者。不便的是,为了保障足够的社交距离(social distance),超市都进行了限流,购物效率比平时降低了许多。“我常去的一家超市,光是排队进门就花了40多分钟,队伍排出去500多米长。”包鸣表示,为了解决老年人的购物需求,超市将早上一个专门的时段安排给老年人,不过这也让队伍排得很长很慢。